大连市金融发展局
大连市金融发展局
   ·  文件下载
   ·  在线访谈
   ·  问卷调查
   ·  全国副省级城市金融办联席会
   ·  全国金融数据
   ·  大连金融数据
  ·  吉林召开深化民营和...
  ·  人民银行长春中心支...
  ·  河南金融持续助力自...
更多...
监管趋严 同业存单发行量不减反增
责编:jrb    来源:    日期:2019-01-11    浏览
【字号: |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尽管同业业务监管趋严,但是银行对同业存单的发行热情依旧不减。北京商报记者统计,截至1月10日,已有超180家银行公布了2019年的同业存单发行计划,申报额度合计近12万亿元,其中,浦发银行和兴业银行以6800亿元的备案额度并列“状元”位。此外,从各家商业银行的计划发行量来看,与2018年相比未见收缩,甚至部分银行增持了发行量。分析人士指出,在严监管趋势下,虽然申报额度不减,但是整体的规模增速已经放缓,预计2019年银行更倾向于增加长期限的同业存单发行量。

  超180家银行公布发行计划

  新年伊始,各家银行相继披露同业存单计划。根据中国货币网数据显示,1月10日,有6家银行公布了2019年同业存单发行计划,申报额度合计2090亿元,其中申报额度最大的是贵州银行,计划募集1000亿元;其次为威海市商业银行,申报额度为540亿元;云南红塔银行和广东南海农商行计划发行额度均为200亿元。

  北京商报记者根据中国货币网披露的信息统计,截至1月10日,已有185家银行公布了2019年同业存单计划,申报额度合计11.92万亿元。其中,浦发银行和兴业银行的计划发行量并列“状元”位,均为6800亿元;光大银行和民生银行并列“榜眼”,同业存单申报额度均为6000亿元。在国有银行中,目前只有工商银行和交通银行公布了今年同业存单计划,备案额度分别为2000亿元和420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与2018年相比,今年同业存单申报额度并未见收缩,甚至部分银行有所提升。例如,招商银行、平安银行、中信银行的申报金额均为5000亿元,持平2018年水平;民生银行的申报额度更是连续三年没有发生变动;交通银行的申报额度较2018年增加了700亿元额度;北京银行的申报金额也较2018年提升了500亿元的额度。

  根据交通银行的发行计划,该行2018年积极拓展同业存单业务,存单余额大幅度增长,募集的资金主要用于信贷投放,支持实体经济发展。2018年全年,交通银行共发行同业存单260期,合计5347亿元,其中3个月期限占比最大,为55.38%。

  融360大数据研究院金融分析师杨慧敏认为,同业存单是银行负债的重要组成部分,2019年的计划发行量不减也反映了银行在负债端的压力依然较大。同时,监管指标的压力主要在短期(3个月以内)的同业存单上,银行在2019年或会调整期限结构,减少短期限的同业存单发行,增加长期限的同业存单发行量。

  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工程系主任刘澄认为,这反映了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对资金的渴望,急需通过同业拆借或者发行同业存单的形式来解决资金负债不足的问题。

  实际发行冷热不均

  虽然计划发行量不减,但是同业存单的认购情况出现明显的差异化。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的同业存单一般都能够足额认购,但是部分城商行、农商行时常遭遇认购“不达标”的尴尬境况。

  根据Wind数据粗略统计,1月以来已有超50只同业存单未获得足额认购,其中有的同业存单实际认购额度甚至低至一成。例如,某南方地区城商行,1月8日发行的同业存单,计划发行量为5亿元,但实际认购量仅为0.5亿元,该存单期限为一年,参考收益率3.2%。另一家城商行1月9日发行的同业存单认购量达到半数,该同业存单期限9个月,利率3.15%,计划发行10亿元,实际发行5.5亿元。

  “认购情况出现差异,也意味着投资者对中小银行的不认同,因为中小银行存在着较大的风险,很难达标。同时在严监管的情况下,中小银行的资金都比较紧张,可能部分银行的负债率偏高,经营比较困难,资产质量堪忧,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发行了同业存单,认购的积极性也不踊跃。”刘澄说道。

  此外,各家银行对于同业存单发行金额的态度不一。例如工商银行去年申报额度有2000亿元,但是只累计发行了6期,金额合计87.3亿元,截至2018年11月末同业存单发行余额为零。不过,申报金额为6800亿元的兴业银行,截至2018年11月底共发行557期,发行总量为11967.9亿元。

  业内人士指出,一般而言,对负债不算稳定的中小银行来说,同业存单兼具“补充负债缺口”和“获取套利收益”的双重功能,在中小行负债规模扩张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麻袋研究院行业研究员苏筱芮认为,传统国有银行或者大型股份制银行在吸收存款方面拥有天然优势,对骤然收紧的监管政策拥有更强的抗风险能力。而在过去,中小银行依赖表外业务和同业业务积累了诸多风险,在去杠杆的宏观大背景下,同业业务急剧收缩,负债端承压较重,因此相比之下,机构持有中小行同业存单的意愿不足。

  未来倾向于长期限存单

  事实上,自2018年一季度监管机构将部分银行同业存单纳入MPA考核以来,银行大规模发行同业存单的现象逐步降温,2018年整体的同业存单发行量增速较2017年放缓很多。

  根据Wind数据统计,2017年全年同业存单的计划发行量为15.2万亿元,较2016年大幅增长约65%;2018年这一增速大幅放缓,当年申报额度为15.4万亿元,同比增长约1%。

  而2019年同业存单的计划发行量不减反增,也意味着商业银行的揽储压力依然很大。

  苏筱芮认为,2019年同业存单计划发行量未见收缩,这意味着发行方的需求还是相对比较刚性的,尽管自2018年初以来,央行开展了四次定向降准,向市场释放万亿元流动性,但发行方在资金方面的需求仍刚性存在。

  谈及未来同业存单的趋势,杨慧敏表示,银行的长期负债压力相对较大,且由于监管限制以短期为主,所以2019年银行或会倾向于增加长期限同业存单来改善银行负债结构。

  “2018年5月,银保监会修订并发布了《商业银行流动性风险管理办法》,其中净稳定资金比例、流动性匹配率等指标的界定,使得机构趋向于发行更加长期的同业存单来迎合监管要求。”苏筱芮进一步指出,在监管限同业的背景下,银行应当主动拥抱监管,调整及优化负债端结构,主动减小负债力度,扎扎实实做好传统存款业务拓展工作。

  刘澄表示,为了解决负债端的资金荒问题,商业银行要化被动负债为主动负债,通过创新产品设计来丰富产品类型,尤其是要根据投资者的不同需求进行有针对性、差异化的设计,这一问题才能够逐步加以解决。另外,银行也要注意资产端和负债端有机匹配,不要盲目追求规模。

  北京商报记者 崔启斌 吴限/文 白杨/制表

 

打印本文 加入收藏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大连市金融发展局   联系电话: 39996921